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复国:第218章 颇超族长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复国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酒至三巡,侯云策很随意地问道师先生是党项颇超族人吧

    师高金苦笑道我来到房当族二十多年了,儿子师高知潮,女儿师高月明都是在清水河畔长大,颇超人和房当人本是同根同源,我们也算是房当人。

    侯云策脸上浮起一阵轻微地笑意,道我也就不绕圈子了,听说师高月明的爷爷曾是颇超族的族长,因为二十年前争夺族长之位,发生了火拼,师先生被迫逃出了颇超族,是不是这样一回事

    师高金沉默了一会,点头道是。

    侯云策目光犀利无比,盯着师高金,严肃地道我问你一句真心话,你想不想回到颇超族,夺回族长之位

    闻此言,师高金眼皮一阵微跳。

    在房当族中,虽说鹰帅房当明有知遇之恩,可是毕竟是客卿身份,只能献策之权,但是没有决策权,换一个角度说,其个人命运完全掌握在房当族首领手中,不管计谋如何出色,都不过是一件用得称手的工具而已。既然是工具,用来不称手的时候,就是被丢弃之日。

    重夺族长之位是师高金潜伏在内心深入的一个梦想,只不过从颇超族逃亡时间已久,回到颇超族都已成为遥远的梦想,看来永无实现的可能。此时,侯云策突然提出这个建议,以黑雕军的实力,加上房当族相助,重返颇超族地梦想就极有可能变成现实

    师高金脸色如常,右手不停地搓着淡黄色玉佩,玉佩上刻着一条奔跑着的草原狼。师高月明很熟悉父亲这个动作,每遇难以决断之事。父亲总要搓着这块玉佩,停止搓揉便是下定决心之时。

    师高金犹豫片刻,重夺族长之位的想法还是占了上风,抬起头,道节度使此话当真

    侯云策断然道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

    师高月明看见父亲眼中闪出一股异彩,心中微叹夫君当真历害,竟把夫妻床弟之言记得如此清楚,提出的建议恰恰击中了要害,父亲实在没有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师先生离开颇超族已有二十多年了,不知族中是否还有其他亲人或是亲信好友,若要重夺族长之位。全凭武力也不行,最好有人呼应,师先生回去以后要好好斟酌一番。

    师高月明还有一个哥哥,听说孔武有力,是不可多得的将才,师先生可以带信给师高知潮,我要见他一面。

    节度使放心,虽说我离开颇超族多年,但是颇超族里忠于父亲的故旧不少,当年我逃离颇超族之时。颇超黑羊杀了很多忠于父亲的族人,这个仇恨再过百年不会忘记,我这几年和颇超族族人也暗中有联系,只有黑雕军大军出动,必然应者如云。颇超黑羊众叛亲离之下,族长之位难保。

    颇超族位于贺兰山北麓,有近十万族人,首领颇超黑羊身边有数千精兵,虽说他为人残暴,族人多有不满,但是要重夺族长之位谈何容易,师高金故意说得很轻松,主要是为了坚定侯云策的决心。

    侯云策长期领兵,深知实力决定一切,所谓道义,不过是成功者为了维护其统治而采取的一种手段,师高金一家是权力之争的失败者,所谓应者如云、众叛亲离不过是煽情之托词。

    侯云策也没有点破师高金,微微一笑,道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,师先生不必操之过急,寻找合适的族人为内应,等待恰当时机,力争一击成功。

    两人交谈甚为投机,也没有回避师高月明。师高月明凝神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,虽说经历不同,性格迥异,但是,两人谈话间,眼中始终闪烁雄性渴望,这种渴望是生命力强劲的表现,凭空为两人增添了些色彩。

    师高月明心中正在百感交集,忽觉手中**一片,低头看时,女儿侯小清正睁开眼睛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七月天气炎热,怕女儿用尿布后会被捂起痱子,就没有给小清用尿布,晚上则派几个侍女轮流守候。因此,师高月明手上水流成溪。

    师高月明就对着另一间房屋喊道绿绮,快来。

    两人手忙脚乱地走进里屋,大事谈毕,师高金见侯云策站了起来,也适时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恭敬地行过大礼之后,回到客房。

    师高金背影从内院大门消失之后,侯云策脸上地笑容就渐渐隐去,他快步走到书房,取过红色纸条,在书架上取过一本佛经。

    密码翻译出来赵普已死,孟殊。

    第二百一十八章

    黑雕军和党项房当军在清水河鏖战数月,双方在战场上生死搏杀,惨烈异常。但是,双方军士们都没有想到,侯云策一声令下,七百多对黑雕军军士和党项女子喜结连理,众多黑雕军军士和党项房当族人成为一家人。

    有资格成亲的黑雕军老军士皆为百战余生的精壮之士,战场上生死搏斗从来没有皱过眉头,床弟之战自然也勇猛无比,成婚不久,同心城满街都是挺着大肚子的党项女子。

    怀胎十月,一朝分娩。有句俗话叫生儿如进鬼门关。短短的几个字就表达出了母亲所经历的痛苦与危险。大林人习惯性在孕妇临产的时候,找接生婆为产妇接生。侯云策为了孕妇安全,就出高价到中原之地请来大量接生婆。这一举措让黑雕军大为欢喜,却害得中原接生婆严重短缺,不少中年女子见到接生婆有利可图,纷纷改行当起了接生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大师兄王楠建议下,侯云策要求白霜华调集了粮食、黄豆、花生、活鸡等食物到同心城,分到每家分娩产妇家中去。增加了母亲营养,这样才能有更多的奶水喂养出生婴儿。

    侯云策为了亲民,走家串户,亲自为失去了父亲的婴儿送去十贯林元通宝。

    有一名驻守同心城的军士强奸了一名刚刚失去丈夫的党项女子,若在郑州时期遇上此等事情,侯云策可能只是对军士实行鞭刑。当上节度使之后,侯云策面对众胡环侍的高压局面,必须要稳定军心。自己一言一行都要影响到无数人,对违法军士仁慈,就是对战死沙场的黑雕军军士的残忍。为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,侯云策下令处死这名军士,并把其头颅悬挂在东城门上,以示警戒。

    头颅成为骷髅以后,仍然悬挂于东城门。过往军士无不耸然,再也没有军士敢于轻易踏入党项女子院中半步。

    党项女子对侯云策既害怕又尊敬,听说师高月明有了身孕,同心城内党项女子就按照党项风俗,采集百家衣料,为小孩子做了一件小衣服,意在保佑侯云策和师高月明的小孩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侯云策接到长寿衣之后,派了数名党项僧人,来到各家收集党项女子父亲或兄弟的姓名,列成名单。房当度在贺兰山东麓站稳脚跟后,侯云策传来将令,准许房当度族人到同心城探亲,并了一份可以探亲名单。

    《复国》十大神级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imasti.com/shumu/56462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复国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